白先生。

别担心。你很好。

是一张上色天使。

嗯……

好难看……

哭死在板子前……

听说守望又大改了……

估计下次登都不会玩了吧。瘫死。

是昨天说好的天使

依然不会上色emmm

昨天刚画完就十二点半了。瘫

我还是不适合画画啊

是法鸡

可能会画配套天使

emm

板子狂玩中……

画画还是没长进的我QAQ

之前画的一只天使

十分的。

丑。

QAQ

(这就是你还没写文的理由吗bushi)

【麦源】冷战

给……很久以前那只天天惹我生气的柯基。

你们有什么好方法能忘掉过去的事情吗。

难过到窒息。


———————————————————————————————

源氏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麦克雷这么想着。

因为他们已经在宿舍里面对面盯了快半小时了。

麦克雷平日里喜欢和源氏开玩笑,源氏或多或少地会中招,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玩笑,对于这对正在热恋的情人没多大影响,直到一个小时前,麦克雷掏出手机翻出一张1岁左右小女孩儿的照片。

对,在这之前。

然后麦克雷把手机翻过来,屏幕对着正在擦自己面甲的源氏,笑着说:“看,这是我女儿。”源氏愣了下,手上的动作停下来:“你的……女儿?”麦克雷见他这副模样,心想果然中招了,没忍住笑出声,一边大笑一边伸手去勾源氏的手指:“我开玩笑的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哈”但源氏微微抬手抽出自己的手指,麦克雷疑惑地抬起头,对上源氏冰冷的目光。

心头一紧。

 

 

 

完成任务后源氏照例要去医务室检查机体,手推开玻璃门却刚好看到坐在椅子上正在让医务人员检查机械臂的麦克雷,麦克雷一看见源氏神色紧张起来,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源氏却无视掉他去找安吉拉了,他眼神黯淡下来,像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在椅子上瘫着。

细心的金发博士自然注意到了这些,于是等麦克雷走后,安吉拉一边往源氏的吊瓶里加营养液,一边装作不大在乎的样子问:“你和麦克雷怎么样了?”

“噢,我和他分手了。”

 

 

 

等源氏检查完机体窗外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寂静的夜里只有微风吹拂树叶的一丝声响。麦克雷果不其然地睡在他的床上,但出于身体的疲倦他没力气踹醒麦柯基然后叫他回自己床上。源氏走进浴室打开花洒,热水带走疲劳却也引来更多的倦意,他只把面甲放在床头柜上,背对着牛仔躺下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源氏知道那是谁,他动了动身子试图从柯基怀里挣脱出来,环抱住自己的双臂却渐渐收紧。源氏有些烦躁。

“麦克雷你放开我,我们已经分……”

“对不起。”

源氏在黑暗中瞪大了眼。

“对不起,我只是想开一点小玩笑,却惹你生气了……”

“我只是太爱你了,想小小捉弄一下你,却……”

“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知道错了……”

源氏有些难过地皱起眉,似乎自己做的也有点过分了……他刚想开口说些安慰他的话,却被接下来听到的话统统咽了回去。

“我爱你。”

“别离开我。”

“……”

麦克雷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用了不小的力气挣脱开自己的双臂,难过得心都快碎了。却被突然覆上来的温热打断了自己要说的话。

“我怎么会离开你,傻瓜。”

“快睡吧,我爱你。”

 

END

Ps:我在写什么哦……越看越想删掉……

现在就是写出来也没人看了吧……瘫成咸鱼

感觉自己像一条废咸鱼……

……写出来他也看不到了啊……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你知道你说话很伤人吗?
你现在改掉这个毛病了吗?
你还在沉迷麦克雷吗?
你还是恨我吗?
你还在忙吗?
你还是喜欢吃那家店的拉面吗?
还是喜欢那种你永远吃不腻的口味的吗?
你还是喜欢打游戏吗?
你还是讨厌我抽烟吗?
你还是喜欢喝酒吗?
你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的性格吗?
……
你愿意嫁给我吗?




























对不起,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麦源】无题——一个超级短小的篇

打个预警,梦到的梗嗝。

过了一天细节都记得清楚2333

我尽力了真的艾特不了他。嗝。


难得的假期,麦克雷和源氏决定一起出门逛街。

不想扰动其他特工,于是源氏和麦克雷午睡了会儿,在下午两点准时换上便装出发了。

走上街头,来来往往的行人匆匆忙忙地往自己的目的地奔去,但依旧有不少像麦克雷和源氏这样难得和自己朋友或爱人共度假期的人行走在街头。

麦克雷对这些景象习以为常,倒是源氏有些兴奋地不如平常的样子,一会儿这边看看,一会儿又到另一头挥着手催促麦克雷走快些。他们先是去给近来一同出任务的特工们带礼物,像哈娜很久以前就期待着的,最近才发布的游戏、给安吉拉博士的新手表等等。当然也不忘不了给他们自己,源氏给麦克雷买了几件他看中并且合牛仔心意的衬衫,麦克雷则给源氏买了他想要的洋葱小鱿大抱枕。

“我说,源氏,”麦克雷两手各提着好几个色彩不一的购物袋,皱着眉头看着回头看他的源氏,“能不能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我有点累了。”“嗯?那……我们去喝咖啡吧。”怀里抱着大抱枕的源氏环顾了一周,不经意间瞥见那家不是很大但看起来还不错的咖啡店,回答道。

麦克雷把手里的袋子靠在窗边,坐下来,没了负担的他感觉身子一轻,疲倦感一股脑地涌来,,舒了口气瘫在椅子上,眯眼看见手里拿着饮料走过来的源氏,直起腰板坐起来。“你的热可可。”源氏把手里热腾腾的可可递给他,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麦克雷接过来,朝他笑了笑:“谢了,亲爱的。”接着喝了口可可,把下巴搁在桌上,眨巴眨巴眼盯着源氏。源氏一边喝着自己的抹茶奶盖,一边点开某个知名游戏主播的直播间兴致勃勃地看起来。

“麦克雷,你盯着我都快十分钟了,到底怎么了?”源氏放下手机,无奈地看着那位下巴都搁出红印的牛仔。然而牛仔还是没说话,又眨巴眨巴眼望着他。麦克雷现在的样子就像被别人抢了午饭的柯基,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他忍不住轻笑起来,凑近在牛仔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牛仔看起来是有些开心了,但还是用刚才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努了努嘴,源氏“噗”地没忍住,笑着揉揉这只柯基手感颇好的棕发。

“现在不行,回去再说,傻瓜。”

END


未上千字的超短篇。

请给我评论!

我的垃圾文笔噢……/伤心

不管怎样,我都会一直看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