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不。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是谁。

【麦源】冷战

给……很久以前那只天天惹我生气的柯基。

你们有什么好方法能忘掉过去的事情吗。

难过到窒息。


———————————————————————————————

源氏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麦克雷这么想着。

因为他们已经在宿舍里面对面盯了快半小时了。

麦克雷平日里喜欢和源氏开玩笑,源氏或多或少地会中招,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玩笑,对于这对正在热恋的情人没多大影响,直到一个小时前,麦克雷掏出手机翻出一张1岁左右小女孩儿的照片。

对,在这之前。

然后麦克雷把手机翻过来,屏幕对着正在擦自己面甲的源氏,笑着说:“看,这是我女儿。”源氏愣了下,手上的动作停下来:“你的……女儿?”麦克雷见他这副模样,心想果然中招了,没忍住笑出声,一边大笑一边伸手去勾源氏的手指:“我开玩笑的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哈”但源氏微微抬手抽出自己的手指,麦克雷疑惑地抬起头,对上源氏冰冷的目光。

心头一紧。

 

 

 

完成任务后源氏照例要去医务室检查机体,手推开玻璃门却刚好看到坐在椅子上正在让医务人员检查机械臂的麦克雷,麦克雷一看见源氏神色紧张起来,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源氏却无视掉他去找安吉拉了,他眼神黯淡下来,像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在椅子上瘫着。

细心的金发博士自然注意到了这些,于是等麦克雷走后,安吉拉一边往源氏的吊瓶里加营养液,一边装作不大在乎的样子问:“你和麦克雷怎么样了?”

“噢,我和他分手了。”

 

 

 

等源氏检查完机体窗外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寂静的夜里只有微风吹拂树叶的一丝声响。麦克雷果不其然地睡在他的床上,但出于身体的疲倦他没力气踹醒麦柯基然后叫他回自己床上。源氏走进浴室打开花洒,热水带走疲劳却也引来更多的倦意,他只把面甲放在床头柜上,背对着牛仔躺下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源氏知道那是谁,他动了动身子试图从柯基怀里挣脱出来,环抱住自己的双臂却渐渐收紧。源氏有些烦躁。

“麦克雷你放开我,我们已经分……”

“对不起。”

源氏在黑暗中瞪大了眼。

“对不起,我只是想开一点小玩笑,却惹你生气了……”

“我只是太爱你了,想小小捉弄一下你,却……”

“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知道错了……”

源氏有些难过地皱起眉,似乎自己做的也有点过分了……他刚想开口说些安慰他的话,却被接下来听到的话统统咽了回去。

“我爱你。”

“别离开我。”

“……”

麦克雷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用了不小的力气挣脱开自己的双臂,难过得心都快碎了。却被突然覆上来的温热打断了自己要说的话。

“我怎么会离开你,傻瓜。”

“快睡吧,我爱你。”

 

END

Ps:我在写什么哦……越看越想删掉……

现在就是写出来也没人看了吧……瘫成咸鱼

感觉自己像一条废咸鱼……

……写出来他也看不到了啊……

评论(8)

热度(26)